在线阅读杂志

    2018年05月20日

    第10期 总第484期

    封面文章
    “网银”殊途同归路
    金融服务似乎正在以你想要的方式前行。 相应的,金融的生态及格局也在发生重大变化。技术的推动让金融的数字化转型愈发明显,传统金融机构“离柜率”同互联网银行业务激增形成强烈的对比。[详细]
    精彩推荐
  • 白宫找新的联邦CIO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时间:2014-10-10 来源:至顶网 作者: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芸芸首席信息官之中,美国联邦政府首席信息官的位置非比寻常,因其是一个国家政策的领导者及主管750亿美元IT预算的运作。

    同时,美国联邦首席信息官一角不但举足轻重,且带有复杂的政治色彩,担任这一职务的人要做出任何实质性的改变都都要面临极大的挑战。

    不日前,第二任美国联邦首席信息官Steven VanRoekel离职赴任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首席创新官。继任联邦首席信息官的人选中的热门人物包括两位“CxO对话”(CxO-Talk)嘉宾:David Bray博士和Alissa Johnson博士。David Bray博士现任联邦通信委员会的首席信息官,而Alissa Johnson博士是白宫副首席信息官。

    时值白宫寻求新的联邦首席信息官之际,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个角色的重要性。从技术上讲,2002年的电子政府法(E-Government Act,网上可下载PDF全文)设置了联邦首席信息官的职位及相关的CIO委员会。使用联邦首席信息官头衔的第一位是Vivek Kundra。他后来离职成了salesforce.com的高管。所以,Steven VanRoekel是第二任美国联邦首席信息官。

    Vivek Kundra卸任后不久在《纽约时报》上发了一篇短文批评“IT卡特尔”(IT垄断联盟)。IT卡特尔指那些合同技术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他们在IT采购过程中施展过多的影响力,导致低效率和不必要的成本。低效率包括延迟、超支和无效的项目,统称为IT失败(IT failure)。IT失败的例子包括healthcare.gov,网上的一个博客还按时间列出了其他的IT失败项目。

    Vivek Kundra曽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他建立了联邦IT仪表板,旨在引进透明度,他还采用了云优先(Cloud-first)的政策。他任联邦首席信息官期间领导推出的一系列措施,使得外界开始广泛关注IT失败带来的巨大问题,同时也为政府在云计算和软件即服务方面赢得了不少公信力。

    这些成绩十分重要,原因是透明度和新的计算模式是联邦资讯科技长期改革的必要基础。然而,尽管他做出的这些努力,人们仍然有理由质疑Kundra的举措对减少失败项目的数量到底有多大作用。说到底,一些备受瞩目的失败项目到现在仍时有所闻。当然,即便如此,IT失败的根本原因和科技本事没有太大的关系,IT失败是由整个政府里组织性的决策和采购决策引起的。

    买家在购买技术和服务时,如果政府和供应商双方没有引入足够的保障措施和问责制,项目失败就会发生。政策性的决策不能单独解决这个大问题;需要整个政府里众多的IT人员重新考虑购买的方式和开展项目的做法。

    Steven VanRoekel作为美国第二任联邦首席信息官,在前任的工作基础上,致力推出了多项创新。前白宫首席信息官Brook Colangelo现任学习型公司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的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也是CxO对话的嘉宾)。据Colangelo的说法,VanRoekel做了“了不起的工作”。Colangelo告诉笔者,VanRoekel完成了三个重要的事情:

    提高联邦首席信息官一角的知名度

    建立利用创新研究人员计划建立人才管道

    启动有关IT的联邦采购的改革

    Colangelo指出,两任联邦首席信息官都使得外界更加多地关注政府资讯科技,为政府资讯科技的开放做了大量工作,“如果没有Steve和Vivek这样的人的话,我们是不会在这里谈话的。他们为创新性工作奋战过,同时仍然需要保证日常工作的运作。”他还解释了联邦首席信息官的重要性:

    联邦首席信息官一角所处的位置决定了其作用难以置信的强大。联邦首席信息官为整个政府设置IT预算,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例如,Vivek的云优先政策帮助促进了云计算更广泛的采用。

    创建美国数字化服务是一个重要的成就,VanRoekel也参加了这项工作。美国数字化服务为在政府里实施科技和资讯项目的最佳实践建立了有关操作指导文件(Playbook),该指导文件是一个实用指南,对项目管理和数字化改革的现代思维具有指导意义。

    该操作指导文件与另一联邦机构18F小组所做的相吻合。18F小组隶属总务管理局(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其功能是将时下流行的方法引入政府的数字化服务。另外还存在一个有关于联邦采购条例(Federal Acquisition Regulation)的现代操作指导文件,名为TechFAR操作指导文件,从快捷的角度考虑联邦科技采购。所有这些举措表明了联邦IT内重要创新的力度。

    尽管联邦政府有些部分有创新出现,但要改变整个系统仍然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所以笔者请Alex Howard就此评论一下VanRoekel的政绩。Howard是TechRepublic的一个专栏作家及“E Pluribus Unum”的创始人。E Pluribus Unum是一个重点放在政府、科技、民权社会和数字新闻汇合点的出版物。他以前也以嘉宾身份出席过CxO对话。他表示:

  •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加入收藏
  • [ 作者: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 CIO:IT员工为什么很难做到管理层2014-10-09
    · CIO:管理信息化的评估与改进2014-10-08
    · 华为CIO邓飚:IT驱动业务化被动为主动2014-09-26
    · CIO和风险投资人聊什么?2014-09-24
    · 东直门医院CIO曹克刚:结合病人需求建设信息化2014-09-23
  • 最新消息
    · 白宫找新的联邦CIO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2014-10-10
    · CIO:IT员工为什么很难做到管理层2014-10-09
    · CIO:管理信息化的评估与改进2014-10-08
    · 游戏化真的能推进企业内部社交进程吗?2014-09-29
    · IDC:第三平台将成为国内外厂商竞争焦点2014-09-28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