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eremy Rifkin:管理富足的未来

    时间:2017-12-22 来源:《IT经理世界》 作者:Art Kleiner和Juliette Powell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大多数商界人士意识到计算机和通讯技术融合、能源由矿物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以及自动无人驾驶车辆和采用机器人的制造大行其道。但只有少数人会在认真思考所有这些技术变化将会如何融合起来,连同先进制造、水文系统、农业、医疗保健和教育等领域的变化,在显著减小生态足迹(ecological footprint)的同时,获得迅速而广泛的发展。

    系统地研究工业未来正是72岁高龄的经济理论家Jeremy Rifkin的研究课题,不过他的一些观点在商界颇有争议。比如他认为,资本主义和矿物燃料工业碰到了热力学定律的极限。着眼于立即带来回报的资源投资者资本主义,将势必被更分布式、更精简的基于网络的资本主义所取代,共享经济由高科技全球平民阶层来治理。

    Rifkin声称,一个新型的混合经济体系将有赖于按需提供的太阳能、风能及其他可再生能源,而物联网和区块链等创新为此创造了便利。在他设想的世界里,生产和交付更多商品和服务的成本几乎为零,经济体将不得不学习管理丰富商品和服务的使用。他表示,这些转变会在未来40年左右发生,除非它们被气候变化和物种灭绝所带来的巨大危险而中断。

    即使有人不同意Rifkin认为资本主义处于根本转型期的论调,也应尊重他密切关注的几个动向的巨大力量。尤其是,智能技术在日益加快发展,这些技术降低成本、替代人力、追踪人类活动,并创造许多新的机会――有可能是专制监视的“暗网”,也可能增加财富、提高生活质量。

     

    Q: “零边际成本社会”概念表明,我们正迈向将彻底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富足时代。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概念的?所得出的概念是否只适用于数字化媒体?

     

    A: 2000年代初,我在沃顿经理人教育学院教高级管理课程(AMP)。早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前,如摩尔定律描述的那样,数字化革命显然在急剧拉低信息及通讯技术的固定成本和边际成本。

    边际成本是产品规模化的成本,这块成本在媒体和软件中几乎为零。一旦支付了录制歌曲的固定成本,流式传输音乐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无论某支歌传输1000次还是100万次。报纸、电视、唱片公司和电影业发现,再也无法依赖原来的商业模式,如果涉及广告更是如此。

    但是我们看到,这可能很快适用于经济的其他部分。对我们来说,一个重要讯号就是IBM在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感受的压力。时任CEO的郭士纳在与公司高层聚会时表明公司遇到了问题。那时的摇钱树是庞大的大型机,但随着竞争加剧,计算机价格持续暴跌,利润从何而来?这促使他们转而管理信息服务。数字革命和边际成本降到接近零代表了资本主义的最终成功。但这也会迫使资本主义商业模式的性质发生根本性转变。

     

    Q: 你说的资本主义指基于市场经济,受制于供需定律,没有政府管控。

     

    A: 我说的资本主义是指这样一种市场经济:投资者、所有者、管理者、工作者和消费者都是独立个体。这种资本主义只有短短200年的历史。

    不妨思考一下,历史上巨大的经济转变是如何出现的。世界历史上这样的经济转变出现多次,都具有一个共同点。在某个历史时刻,三种关键性技术出现并趋于融合,共建一种新的通用技术基础设施。它们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管理、驱动和推动经济活动的方式。这三种技术是更有效地管理经济活动的新型通讯系统、更有效地驱动经济活动的新能源,以及更迅速地推动经济活动的新型移动模式。这改变了社会的时空定位、商业模式、治理形态,甚至还有公众的认知和意识。

     

    下一个基础设施

     

    Q: 你所说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时,是指什么样的变化? 

     

    A: 2000年左右,我们看到第二次工业革命技术基础设施的生产潜力已到了头。与此同时,计算机和通讯已出现了固定成本和边际成本大幅下降,这一幕可能也会出现在其他地方。这种情况出现后,将改变经济,而新古典经济理论再也不足以描述它。

    全世界进入到第三次工业革命:数字化革命。(注:虽然叫法不一,Rifkin所说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和名为“工业4.0”的广泛技术转变大体上是同一场革命。)在数字化技术互联的社会,越来越多商品和服务的边际成本会几乎为零。这将迫使主流商业模式发生根本性变化:由市场转为网络,由拥有转为使用,由工作者转为“产消者”(生产和消费网上分销的商品和服务的个体),由卖家/买家改为提供者/使用者,由消费主义改为可持续发展,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规模经济效应不再适用。这次革命的通讯部分业已发生:廉价计算机和互联网已存在,智能手机也刚被发明。一段时间后我们才会看到同样的现象出现在微观领域,显著降低能源、移动以及其他商品和服务的成本。

    新的技术基础设施在逐渐形成起来,这有赖于数字化。这个过程始于通讯互联网在过去的25年趋于成熟,现在它正与面向可再生能源的第二个互联网融合。这是横跨大陆的新型数字化电网,让数百万人得以自行利用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将多余电力返回电网系统。在未来十年,这两个互联网都将与一个新兴的数字化移动互联网融合,后者包括智能公路、铁路、水路和航空系统上日益自动化的电动和燃料电池汽车,这些汽车由边际成本几乎为零的可再生能源来发动。这三个系统将让人们共享通讯、能源和移动技术,部分在资本主义市场,部分在新兴的共享经济。

    ……

  • 加入收藏
  • [ 作者:Art Kleiner和Juliette Powell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Jeremy Rifkin:管理富足的未来2017-12-22
    · 首席人工智能官不是数据科学家2017-12-22
    · 传统药企数字化创新的机遇与挑战2017-12-22
    · 旭辉的IT业务导向论2017-12-22
    · 渣打银行的科技裂变2017-12-22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