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杂志

    2018年05月20日

    第10期 总第484期

    封面文章
    “网银”殊途同归路
    金融服务似乎正在以你想要的方式前行。 相应的,金融的生态及格局也在发生重大变化。技术的推动让金融的数字化转型愈发明显,传统金融机构“离柜率”同互联网银行业务激增形成强烈的对比。[详细]
    精彩推荐
  • 超音速高铁要来了:创业者正打造人类第五大出行方式

    时间:2015-03-04 来源:猎云网 作者:请淡定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超音速行驶,这么酷炫的事情,除了科幻电影你还在哪里见过?不过如果炒的沸沸扬扬的Hyperloop能够实现的话,超音速行驶将不是难事。大洋彼岸一群狂热份子正一步一步地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或许,新的时代真的要来了! 

    九月,Harry Reid依然牢牢霸占着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位置。此时,他急切地挪动椅子想看清面前的东西,因为有人告诉他,这将永远改变人类的运输方式。 

    SpaceX的前工程师Brogan BamBrogan(没错,这就是他的真名)正在用iPad为他进行演示。一旁的两位商业伙伴——身价5亿的风险投资家Shervin Pishevar和前白宫办公厅副主任Jim Messina仔细地观察着这位位高权重的参议员的反应。甚至马克·吐温(曾经做过领航员)也默默注视着这一切——他的肖像就悬挂在Reid办公桌上方。 

    “这是什么?”Reid坐直了身子指着屏幕好奇地问道。 iPad主屏上是一张奇怪的照片——黎明,一群恍恍惚惚、风尘仆仆、衣衫不整的行人在沙漠上游荡。 

    “哦,那是Burning Man(火人节)。”BamBrogan解释道,他告诉这位75岁的政治家,Burning Man是技术界的狂欢节,八月底到九月初的美国劳工节期间在内华达州黑岩沙漠盆地举行,为期8天。在这8天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在寸草不生的沙漠上凭空建起一座城市。8天后,“居民”离开,垃圾也打包带走,城市人间蒸发,一切又归于零。 

    Burning Man以荒诞而著称,不过BamBrogan正式的介绍对象更加疯狂。他向Reid介绍了一种可以以接近音速的速度高效载人载物的列车,并称该列车可以先在西南部试营,然后再推广到全球。 

    60分钟的演示结束后,Reid面带微笑地靠回椅背。Pishevar上前询问能否将他介绍给内华达的一位商人(该人拥有从拉斯维加斯到加利福尼亚全长150英里的高速列车通路权),Reid表示一定帮忙。看,又一个障碍被扫除了。这个团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实现曾经极客们的幻想——Hyperloop(超回路列车,亦称超级高铁)。

    hyperloop4

     打造 Hyperloop的三大团队 

    你还记得Hyperloop吗?2013年8月,亿万富翁Elon Musk在一份58页的白皮书中提出了这个前卫的设想,即通过打造一个真空管道运输系统,以每小时760英里的速度将乘客从旧金山运送到洛杉矶。当时人们将它看做天方夜谭,如今却有三个团队致力于它的实现,包括刚刚在Reid的办公室里进行演示的团队——Hyperloop Technologies。原本他们一直默默行事,直到本文的出现,才渐渐浮出水面。他们目前拥有850万美元的资金,并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融资8000万美元。BamBrogan说:“我们有团队,有工具,有技术,我们一定可以实现目标。”21世纪的太空竞赛正式拉开帷幕。 

    很难预计这个项目最早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因为实际操作过程中有一系列工程和物流方面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如何抗震、获得通路权,以及减轻因超音速行驶产生的呕吐感等等。 

    同样地,一旦完成,该项目的社会影响力也将难以想象。现代四大交通工具——轮船、火车、汽车、飞机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繁荣,也带来了污染、拥堵、延时和死亡。而被Musk称为“第五大交通工具”的Hyperloop,不仅可以跑得和飞机一样快,票价还能比火车更便宜,不管什么天气都不会影响它的运行,也不会排放出污染气体。另外,如果人们只花20分钟就能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或者花10分钟从纽约到费城,那么各个城市将变成节点,城市间的界线将消失,房价失衡和过度拥挤的问题也就不复存在。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项目的提出者Musk不在任何一个团队当中。因为需要同时管理Tesla Motors和SpaceX两个公司,Musk忙得不可开交,无暇分身,不得不将此项目交由他人完成。Musk拒绝评论此事,不过我们可以看出,尽管致力于打造Hyperloop的团队之间大相径庭,但每个团队背后都有着Musk的身影。 

    Hyperloop Technologies堪称一支梦之队,汇聚了来自硅谷和华盛顿的超级巨星,团队阵容相当豪华,其中大部分都与Musk关系匪浅。比如现年40岁Pishevar(知名的天使投资人,曾投资过很多项目,其中对于Uber的投资使其有望跻身亿万富翁之列)就是Musk的密友,也是他第一时间鼓励Musk将Hyperloop的设想公之于众。他新创的Sherpa Ventures主导了Hyperloop Technologies种子轮融资。由Joe Lonsdale主管的Formation 8当时也是投资方之一,这位年轻的亿万富翁(位列福布斯三十名三十岁以下精英榜)是Hyperloop的狂热爱好者。现在又陆续加进了Messina——奥巴马2012竞选连任活动的负责人,联合主席David Sacks——曾经PayPal的COO,Peter Diamandis——X Prize Foundation的创始人,及BamBrogan——SpaceX的一员大将。每当有什么进展,这支团队都会向Musk汇报,也会简单告知奥巴马总统。 

    比起这份星光闪闪的名单,Hyperloop Technologies最初的设想更加让人惊讶。和Musk原来的设想不同,他们决定将项目的重心放在货物运输上,让这个高速运行的“货 仓”既可以在路面上行驶,又可以潜入水底。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海洋深处都是环环相接的管道,各个载满货物的集装箱在其中以超音速移动。想要iPhone?轻轻按下按钮,一夜之间iPhone就从深圳到了你手中。 

    和Hyperloop Technologies的全明星阵容相比,Dirk Ahlborn团队的风格更像一部喜剧电影《Bad News Bears》。团队名为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简称HTT),由200个工程师、设计师及其他人员组成,JumpStartFund网站为他们提供了启动资金。团队成员大多是来自思科、波音公司和哈佛的兼职人员,他们分成不同小组分别对Hyperloop的各个方面进行技术攻关,有财务管理的,有路径优化的,也有客舱和站点设计及胶囊工程的。Ahlborn说:“将来我们确实需要建立一个全职团队,也要继续融资,不过就目前而言一切顺利。”HTT 计划今年晚些时候在迪拜以及约翰内斯堡的铁路运输展览会上展示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

    HTT的CEO  Dirk Ahlborn

    HTT的CEO  Dirk Ahlborn

     同时,Musk主管的SpaceX公司的一队工程师也来参了一脚。一月份,Musk宣布将出资在德克萨斯州建立Hyperloop测试轨道,但是并没有说明具体日期。就像当初提出Hyperloop这个概念一样,他说他计划设计一个可以让按比例缩小的胶囊舱在其中自由穿行的轨道,任何有意向的团队都可以使用它。 

    打个恰当点的比方,这个测试轨道看起来有点像《星球大战》里的飞行器。 Pishevar说:“我们正在做一些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情。这确实有风险,不过却有可能改变世界。” 

    群星汇聚的Hyperloop Technologies团队 

    科幻小说家和其他的梦想家们早就幻想过超高速管道旅行的事情。现代火箭理论的奠基人 Robert Goddard 于1909年曾写过一篇文章,其中的理念和Musk的相差不远。1972年,兰德公司的Robert Salter构想过一个横跨大陆的超音速地下交通工具,名为Vactrain。Shervin Pishevar也是一个梦想家。早在互联网泡沫时代,他就提出过名为Pipex的想法,即在旧金山周围搭建气流输送管网络系统,重要文件可以在其中往返运输。当然这并没有实现。

    但 Pishevar没有像Pipex一样淹没于历史洪流之中,他在硅谷的人气旺到你难以想象。Pishevar为人慷慨热情,他的朋友随随便便拎一个出来都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一位曾经和他合作过的投资人评价说:“毫无疑问,Pishevar是一个推动者。但是作为推动者,本身就具有很大的优势。” Pishevar在估值40亿的风投公司 Menlo Ventures工作期间,曾经主持了该公司最棒的投资之一——Uber,一款当时看起来不起眼,发展势头却很猛的打车应用。 

    Pishevar和Uber的故事也很传奇。2011年年底,Uber取消了第二轮融资,Pishevar也因此被拒之门外。不过他在阿尔及利亚访问期间,接到了Uber CEO Travis Kalanick的电话,问他是否有时间来都柏林见见Kalanick。他立马坐上了下一班飞往爱尔兰的航班。Kalanick 2012年接受《福布斯》杂志访问的时候说:“实际上我并不认识Shervin Pishevar,(但是)我收到过他的邮件,也听很多他认识的人介绍过他。命中注定我要遇到他。”两人见面后一拍即合,沿着都柏林的街道边走边聊,并签署了合作意向书。Menlo因此拿走了Uber约8%的股份,估值2.9亿美元。现在Uber的估值已达到420亿美元。想起往事Pishevar感慨道:“我常常告诉人们,我最宝贵的经历就是登上了那架飞机。” 

    Pishevar的经历完全是移民脱贫致富美国梦的极致代表。1980年,他的母亲带着6岁的他及两个兄弟姐逃离战乱的伊朗。他的父亲早在一年前就逃到了华盛顿,以开出租车为生,母亲则在华美达酒店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Pishevar的英语特别差,以至于二年级的老师威胁说要赶他回家,后来在他父亲的压迫下才允许他继续上学。不过Pishevar在10岁的时候就敢打电话给当地广播台,并大谈特谈中东政治问题。“我觉得他那时候的表现就像40多岁的人一样。”弟弟Afshin说。Afshin卖掉了他的律师事务所,以Hyperloop总顾问的身份来到洛杉矶。 

    1998年Pishevar从伯克利加州大学毕业后,回到马里兰州创办了一系列公司,包括早期的操作系统WebOS,Social Gaming Network(社交游戏网络)及Webs.com,并最终以1.17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Vistaprint。2007年,他来到旧金山开始为一些创业公司进行投资。2011年6月,Menlo Ventures聘请他为投资合伙人,之后他帮助公司成功拿到了Tumblr、Warby Parker和Uber的股份。 

    两年前,Pishevar融资1.53亿美元,与前高盛公司的投资人Scott Stanford一起创办了基金Sherpa Ventures。除了扶持现有的创业公司外,他们更乐意出资帮助一群天才从无到有创立一些新公司。Hyperloop Technologies就是其中之一。

    Hyperloop是以典型的 Pishevar的方式启动的。过去几年,Pishevar的经历简直就像好莱坞电影一样。他和Sean Penn一起去班加西与利比亚反政府武装见面,到Tahrir Square(开罗解放广场,也有译为埃及解放广场,塔利尔广场)和埃及抗议者们一起游行示威。2012年1月,他还和Penn一起乘坐Elon Musk的私人飞机前往古巴,要求卡斯特罗政府释放一些美国囚徒。百忙之中,他不忘催促 Musk赶紧公开Hyperloop的设想,关于这件事他几乎已私下里暗示了Musk一年。 

    即使Pishevar不断鼓励Musk公开他Hyperloop的研究,但是Musk似乎不为所动,他说太忙了,没有时间来管这件事情。Pishevar当即表示由他来做,他对Hyperloop非常感兴趣。Pishevar真不愧为Pishevar。在2013年5月AllThingsD大会上,Musk一如既往地回避着Hyperloop的话题。于是在观众答疑环节,Pishevar抢先拿到话筒说道:“Elon,之前我们不是讨论过你的新设想Hyperloop吗?我希望你向观众介绍介绍它,说说它对社会有怎样的影响。”事发突然, Musk毫无准备,不得不磕磕绊绊地作了简单介绍,并勉强许诺8月份的时候公布报告。Hyperloop就是这样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海底Hyperloop管道图。Hyperloop Tec正考虑在太平洋加利福尼亚海岸架设管道(甚至直通到中国)。 

    报告发布的时候,网上炸开了锅,大家对 Hyperloop褒贬不一。不管怎么样, Pishevar已经开始兴致勃勃地宣传它了。他玩了个和拉里·佩奇相似的花头。据他讲,某个民主党资深赞助人在一次与奥巴马总统会面的过程中,花了30分钟的时间重点介绍了这个项目。总统听后当夜就阅读了 Musk的报告,并于下周召集Offi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 Policy对该项目进行评估。 

    Pishevar的坚持有了回报。先是Lonsdale承诺投入资金和时间,紧接着是 Messina,如今他也成为了Sherpa Ventures的外围合伙人。Messina说:“Shervin很早就知道Hyperloop面临着很大的政治挑战。但是它不是一个可以以常理来推断的买卖,而是一件可以改变世界的事情。我们如果能脚踏实地地进行思考,并快速推进,它完全可以变为现实。”Pishevar还成功邀请到David Sacks担任Hyperloop Tech的副主席。David Sacks曾是PayPal的COO,也是Yammer的创始人。当Musk来位于英属维京群岛的私人850英亩小岛上参加Pishevar40岁生日派对的时候,Pishevar见到了他,当时他刚刚将Yammer以12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微软。

    hyperloop3

    Sacks说:“我原以为我被邀请加入一个慈善委员会,后来意识到他们是非常认真地想把Hyperloop转变成商业性方案。”此外,虽然Musk由于官方层面的原因一直与Hyperloop项目保持距离,但是去年4月,他已经在洛杉矶的Sunset Tower Hotel(日落塔酒店)秘密与Pishevar和Sacks会过面。Sacks说:“Elon觉得我们如果能够证明这个项目行得通,哪怕只是一个2公里或5公里长的原型,那么一切政治挑战和监管问题都可以被克服。我们都同意这个观点,但是也知道必须先用私人资金来证明这一点。” 

    这就决定了Pishevar的融资该去往何处——850万美元用于初期的工程和设计,另外将于今年融资的8000万用于测试轨道的建设和运行。但是由谁来做它呢?SpaceX的工程师们反复向Pishevar推荐一个人——Brogan。 

    Brogan全名为BamBrogan,是他父亲去年起的,因为他父亲Kevin Brogan希望可以和他的新婚妻子(原名Bambi Liu,现名Bambi BamBrogan)更紧密地联合在一起。Brogan留着Sgt. Pepper时代的八字胡,喜欢穿深V领T恤,脖子上挂着骷髅头项链。谁也没想到这样的外表下竟隐藏着世界级工程师的灵魂。他曾经主持设计了Falcon 1的二代引擎,也是Dragon capsule挡热板的首席结构设计师。“他总是能想出前所未有的设计。”一个曾经在SpaceX工作过的人这样评价他。 

    起初BamBrogan对Hyperloop毫无兴趣。“让富人们能够在20分钟内就从旧金山跑到洛杉矶?我对这个可不感兴趣。”这位收入颇丰的工程师嗤之以鼻地说到。但是Pishevar将项目重新定位到肮脏的集装箱货运行业后,Brogan答应了。 

    HTT:众包众筹做Hyperloop 

    Dirk Ahlborn是一个个子高高,性格随和的德国人,长相酷似Liam Neeson。他通过颗粒火炉深刻了解了运输变革理论,并在交通运输领域运营过一家意大利公司。2009年来到洛杉矶后,他资助了一系列该领域的创业公司,包括一家以气体燃料为能源的涡轮设备公司。2012年JOBS Act法案通过后,他就制定了一个使创业过程完全开源的计划。他的JumpStartFund (创办已两年)鼓励创业者公开自己的想法,在社会上寻求资金和合作关系。 

    Musk的白皮书公布后,Ahlborn立马就被吸引住了。一位合伙人将他介绍给SpaceX的总裁兼COO Gwynne Shotwell。2013年10月,Gwynne Shotwell同意建立HTT团队。很快,上百个志愿者加入这个团队。 

    在这个团队里,不管是谁,只要每周能工作10小时以上,都可以获得一定股权。由于成员分散在各地,Ahlborn每周通过电话会议和谷歌文档分享使团队保持联系。他说:“因为部分人有全职工作,所以他们不得不瞒着老板偷偷干。”如今一年过去,这个项目的各个部分不断得到完善,他们也会在自己的平台上更新最新进度。比如,一群来自哈佛大学和其他学校的数学系学生已经建立了相当先进的路径优化模型,使任何两个相邻的城市之间都能以最廉价最便捷的方式相连。波特兰一家电动机公司正在研究舱体的推进系统。还有一队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建筑系的学生利用木材按比例创建出了客舱内饰模型。 

    据成本分析团队保守估计,双向往返的载人交通轨道每英里造价将达到4530万美元。但是负责HTT产品管理团队的思科员工Jamen Koos说:“我相信我们能够找到全新的钢材或其他材料,使每英里造价降低约2000万美元。” 

    Ahlborn称他已经从墨西哥政府手里拿到了墨西哥城到克雷塔罗120英里的连路权,但是他坚信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使如此,Ahlborn依然对自己的“众筹众包”模式充满信心,认为这样的模式可以将所有的潜在用户一网打尽。Ahlborn说:“虽然我们团队200个成员都是兼职的,但是他们目标明确,表现得比30个全职员工还要好。” 

    Ahlborn模式的优点不言而喻。BamBrogan也预测HTT“将提供大量暑期实习机会”。

    Hyperloop2

     阻碍重重的前路 

    与 Harry Reid会面后,Hyperloop项目取得了重大突破。Harry Reid将Hyperloop Tech团队介绍给Anthony Marnell。Anthony Marnell为Steve Wynn(猎云网君注:一位经营赌场和酒店的亿万富翁)在拉斯维加斯的巨额财富做出了重大贡献,其本人也是Rio Hotel & Casino的CEO。你要问他的兴趣是什么?那就是帮助乘客往返于西海岸和拉斯维加斯之间。他说:“30年来我一直在追求高速列车。”过去10年,Marnell和他的投资者们已经自掏腰包5000万美元投入到 XpressWest项目当中(该项目提议在Sin City和洛杉矶东部远郊地区之间建立190英里长的高速轨道),其中大部分用于获得通路权。Hyperloop似乎更有趣。目前双方正在协商当中。Marnell说:“我们将找到更好的合作方式。” 

    Musk原本规划的从旧金山到洛杉矶的路线可能行不通。不要说加利福尼亚高铁项目的审批花了足足20年的时间,在已经非常拥堵的城市里大兴土木更是个难题,Musk可能找不到一小时以内的管道路径。HTT的设计师们则计划在纽约东河布鲁克林大桥附近的架线塔上搭建《饥饿游戏》风格的管道,希望可以成功。美国宇航局格伦研究中心(位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航空航天工程师Justin Gray说:“我坚信 Hyperloop在技术上是可行的,至于通路权的问题就不清楚了。”这也是Hyperloop Tech将项目重心放在货物运输上的原因,货物通过铁路或公路向东从拉斯维加斯进入洛杉矶的过程中,道路会提供天然的检验。 

    这些还只是小问题,技术上的瓶颈更多。从技术层面上来讲,Hyperloop的横向加速度最多只能达到4.9m/s²(或0.5g),否则将因高速运行产生呕吐感,日本东海道新干线列车的加速度最多也只有0.67m/s²,时速180英里。对了,Hyperloop还是一辆完全无碳列车。Musk设想在管道上铺满太阳能电池板。但是BamBrogan称这些电池板产生的能量不足以支撑 Hyperloop的电力推进系统,到时候还是需要电网,那就意味着烧煤。 

    此外,Hyperloop Tech计划在客舱下设计一个空气垫,运行时,通过滑撬推出,由此产生加速度。类似的模型在硬盘驱动业也有几例,但是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在实验室外利用空气轴承使客舱的速度接近音速,(BamBrogan的团队计划今天夏天在这一领域建一个试验台)因此他们需要打造出全新的设施。BamBrogan说:“我需要‘即使不太明白,也能做出来’的人来帮助我。” 

    充满光明的未来 

    这才是太空竞赛应有的样子。所谓“不可能”的事最后都会找到解决之道。Falcon 1 火箭就是典型的例子。Musk曾自掏腰包1亿美元打造Falcon 1 火箭,但是前三次都未能成功进入轨道。Hyperloop Tech的董事会成员Peter Diamandis说:“别去开发什么拍照应用了,来为地球做些大事儿吧!” 

    钱从来不是问题。Pishevar说如果Uber的估值再次飙升(他指的是IPO吗?),那么他会套现出来,拿出4000万美元给Hyperloop Tech。另外,如果他们或其他团队的研究有了进展,数十亿美元的资金也会蜂拥而至。Pishevar说:“一种文明的终结,必然伴随另一种文明的开始,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它们的交接处。由我们主导的这次交通领域的革新,必然带来全新的格局。我们也没有回头路。”

  • 加入收藏
  • [ 作者:请淡定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 超音速高铁要来了:创业者正打造人类第五大出行方式2015-03-03
  • 最新消息
    · 超音速高铁要来了:创业者正打造人类第五大出行方式2015-03-04
    · 政策扶持下MOOC在线课程咋走?2015-03-03
    · 模仿人脑的“神经芯片”正在崛起2015-03-02
    · 飞机改装成本高昂 国内高空WiFi该怎么来赚钱?2015-02-13
    · 消息应用的赚钱方式?广告是首选2015-02-12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