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杂志

    封面文章
    海外掘金新一季
    一名中东的用户提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建议——能不能在直播中把自己的脸遮住,或者换成一张图片?[详细]
    精彩推荐
  • 造物的秘密和狂喜

    时间:2017-04-28    来源:《IT经理世界》    作者:陈婧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2.jpg 

    “雕”是通过减除材料来造型,“塑”是通过叠加材料来造型。36岁的艺术家尼克·埃尔文克(Nick Ervinck)的所有雕塑作品,都是通过计算机软件设计并生成——他已经是国际雕塑界里一颗受瞩目的新星。

    过去十几年计算机CG软件日趋成熟,艺术家借助三维数码技术软件强大的支持,不但可以在电脑中构建雕塑的基本造型,而且可以对此进行拷贝和变换,包括缩放、挤压、拉伸、扭转等——在实际雕塑中很难实现的事,计算机可以轻松搞定。

    还有,对已经成型的整体结构进行多次重新分解组合,从多角度反复观察和处理作品的空间关系,这是以往用纸上草图、架上泥塑和小样模型无法想象的。艺术家还可以为作品选择多种材质与表面肌理,并在预期的光线环境中,比较和选择最终的效果。

    埃尔文克将根特皇家美术学院以及布鲁日美术学院学到的雕塑功底,结合计算机建模与3D打印技术,创造了一种自我的雕塑语言。在数字建模的环境中,埃尔文克使用了“复制-粘贴-再造”的方法,将以往很难实现的造型、形状及纹理,抽取出片段,嫁接到雕塑软件中,并生成实物。这些造型及纹理横跨了多种文化:如珊瑚、古罗马教堂、恐龙、马车、中国岩石树木、中世纪的花卉墙纸、生理解剖结构等。

    以法国雕塑家汉斯·阿普,英国雕塑家亨利·摩尔和芭芭拉·赫普沃斯等传统雕塑为基础,他不断打破实体与虚拟之间的边界,从其他一切可以汲取营养的形式中进行创作,不断扩大想象维度。近年来,他把雕塑艺术的关注点放在了材料和技术两个方面,横跨建筑学、应用科学和新媒体三个专业领域。由于创新性,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国际重要奖项,并且被比利时根特市立当代美术馆、鲁汶M美术馆、鹿特丹媒体与影像艺术空间收藏。

    2016年4月,埃尔文克成为全球3D打印巨头Stratasys合作设计师,利用自己的雕塑作品,展示这家公司令人惊艳的细节水平和复杂几何形状的3D打印能力。2016年,他还为Gent-Wevelgem自行车骑行赛设计了奖杯。

    穿梭于静与动之间,开拓着新的虚拟或乌托邦式疆域,埃尔文克创作的作品既是雕塑,又像建筑,冲击着普通人认同的“真实”。那些原本复杂的几何造型或装饰纹样,都化作了全新的、有机的、实验性的美学空间。

     
    豫园假山 当代雕塑
     
          1995年,美国建筑设计师格雷格·林恩创造了名叫Blob的未来主义概念建筑,用计算机创造了诸多具有恒常张力的造型,借助“对电脑的理解”,为建筑学和设计带来不同的思考。
     
          林恩的方法启迪了埃尔文克,这位学习雕塑出身的媒体艺术家,因为对当代雕塑缺乏革新精神而充满失望。他转向建筑,在那里发现了当代雕塑的全新表达方式。除了林恩,当代建筑设计大师扎哈·哈迪德也是他创作上的偶像。在其多样化的实践中,明显可见一种对于空间建构的强烈着迷。
     
           “我的目标是让建筑与雕塑对话,探索我们认为的真实的边界到底在哪里。”那件名叫EGNOABER的作品,高达7米,被放置在荷兰艾曼市的一个车库大楼顶上,大楼似乎就是车库的一部分,而车库大楼也因为放置了雕塑作品,成了蜘蛛人攀附下的玩具。它与近在咫尺的艾曼市热门旅游景点“荒地冒险动物园”的野趣遥相呼应。
     
           埃尔文克的雕塑虽然是线条干净的工业设计品,然而他的作品里,也像Blob建筑那样,随处可以见到不经意的、充满张力的、自然的痕迹——如同树枝、藤蔓或是根系。EGNOABER看起来就像一棵狂风中颤栗的树,或是一个怪异的骷髅,一棵干枯腐朽的植物,雕塑整体被黄色的聚酯纤维涂层覆盖,仿佛一个自然逐渐侵蚀的过程,通过人造语言进行了表达。
     
           埃尔文克说,艾曼地区的人会联想起这里一种特殊的植物。“自然是我创作中最为重要的元素之一。我的作品里,不会出现90度的直角,也找不到十字形,因为在自然界中,你也找不到这样理性的存在,无论是在鲜花中,还是在昆虫身上。” 虽然埃尔文克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自然主义者,但他擅长从自然、山水中汲取营养,尤其是风、树桩这些传统的素材。 
     
           “在形式上,我受到中国文人山水及西方Blob建筑的影响。”一件名叫IKRAUSIM的作品,就取材于中国人对山水的热爱,“以及他们在建筑中浸润自然的想法。”他的灵感来自上海豫园,在花园中邂逅了那块举世闻名的灵璧石。受到奇石”瘦、皱、漏、透“结构的启发,参考亨利·摩尔的雕塑,利用最新的3D打印技术,他创作了东西合璧的石头雕塑。
     
           埃尔文克积极寻找着雕塑方法,去建构他的虚拟世界,这和建筑设计的本意非常类似。“虽然真实的世界不能忽视,但我相信还有另一个平行空间的存在。因此你需要去破除限制,让另一个世界里虚拟的图像,可以成为这个世界里的雕塑。” 
     
           设计是试错和容错的过程,需要“脑洞大开”,在实现一个想法的时候,会充满不同的变量与选择性。但对埃尔文克而言,创作的过程并不浪漫。他对自己的要求是,“在我完成时,我可以创作另外一式。在这个形式之下,我已经无法再去改进这件作品了。”当他是艺术家时,可以24小时工作,甚至连续一周不睡觉。早上醒过来的动力,“是因为创作雕塑是我最大的乐趣。”为了设计满意的作品,他会和助手一起创作200到300个版本的原型,然后在其中选择2个,并成为最终成果。而最多的一次,他为了一件作品创作了800个版本的原型,只为了追求极致。
     
    两个平行世界的穿梭
     
           “从小开始,在虚拟与物理世界的穿梭就是我生活的一大乐趣。14岁开始玩乐高玩具,成年后我也把这个看作一个爱好。我对严肃电脑游戏着迷,尤其是像《模拟城市》、《星际争霸》、《凯撒》这样的益智类游戏。”
     
           他学习虚拟艺术,是为了像过去玩游戏那样从事创作。“人物、动物、植物,可以轻而易举地被组合变换、修改和编辑——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可以如此随心所欲地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当别人告诉他必须在虚拟和物理世界之间做一个选择时,他知道自己的长处就在于打通这个两个世界。“我相信自己的力量及创造财富的方式,就像球桌上的乒乓球,活跃地弹跳在两个世界之间。”
     
           创作的过程离不开计算机,埃尔文克首先使用Autodesk 3ds Max这样的三维设计软件,在虚拟环境中进行建模。然后,利用软件进一步进行仿真分析校验和渲染,设计可视化效果,最终,通过3D打印机将虚拟原型制作成实物模型。
     
           通过3D建模,最大的好处是能够立刻进行三维设计,无论是小雕像,还是巨型雕塑。他还能去挑战数字媒体与传统雕塑的界限,最终作品的形状可以是固体的或是液体的,几何的或是有机的。尽管有时候渲染的过程非常漫长,需要花上几千个小时,但数码雕塑比起手工雕塑,有毫无瑕疵、恰到好处的观感。
     
           作为当代雕塑艺术家,埃尔文克也一直在努力寻找增强虚拟建模与手工雕塑之间的关联。“技术世界的发展并不是灵感创作的源泉,它们只是辅助展示我个人世界的工具。”
     
           在他眼里,“当代雕塑家的工具箱里放着的不仅有锤子、凿子,还有计算机。我是一名雕塑家,我使用的是最新的技术。这看起来解放了雕塑艺术家的双手,但雕塑家的传统是亲手实践,只有经过人类双手的雕塑,才能称为创作。”“计算机让设计的过程更加快捷,但并没有固化人的思维,它只是把我的思想输出成为一种形状。这个过程不是机械的,在我看来是一种互动,我的作品会慢慢地发生变化,甚至可能与我开始设想的完全不同。”
     
          计算机还可以帮助艺术家产生积极的反向思维。“用计算机创作的过程,和米开朗基罗在雕塑大卫像的过程正好相反,他在雕刻时切除多余的材料,而我在3D设计的过程中需要不断添加新的模块。诗歌与刻刀并不冲突,计算机可以让这两件看起来矛盾的事情发生关联。”
     
    在历史与未来主义之间
     
           他作品的标志性颜色是黄色,几乎所有的作品都覆盖着黄色。“我把自己的雕塑喷涂成黄色,这种颜色很少出现在自然界里或是人体中。从符号意义上来说,黄色象征着太阳,也象征着作品背后蕴藏的非物质力量。与此同时,他认为“黄色象征着未来世界。这是一种变革与演化的力量,寓意着虚拟世界可以拥有不可思议的影响力。”
     
           虽然埃尔文克用的都是最前卫的计算机软件进行创作,但他却认为当代艺术与历史传承之间的连接,依然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在描绘这个世界时,我既参考了古典雕塑,也借鉴了流行文化,这个一个超越边界的空间,它充满了未来感与新奇感,让人感到诱惑又感到变化无常。”
     
          埃尔文克自己最满意的一组作品,是用计算机语言重新演绎西方艺术史上的经典作品。例如SNIBURTAD,受到佛兰德斯画派巨匠鲁本斯的影响,将他笔触下裸体女人膨胀却不失优雅的躯体,用新科技的方式再现。既要能够看到圆润的形状,让观众感受到内在的张力,又要能够保护周围细腻脆弱的结构。
     
           受到瑞士知名超现实主义画家、雕塑家吉格尔的影响,埃尔文克在LAPIRSUB这件作品中,把古代印加人和玛雅人的雕塑及面具、古罗马人的头盔、珠宝配饰这些元素,重新组合成为一个未来主义的图像,一个赛博格式的机器人与类外星生物。这件超现实主义的作品曾经被放在美术馆里,与传统雕塑一起展出,而毫不显得突兀,因为它看起来就像一尊古典西方雕塑的将军头像,如果不仔细看,你甚至会与它擦肩而过。
     
           另外一个给他灵感的作品取材自古典油画。AELBWARTS的形状是17世纪古典油画里的静物,更准确地说是一颗草莓。在17世纪,草莓的寓意是卑微,因为它低低矮矮地生长在地上。这个雕塑提出的疑问是,“在21世纪,有机食品到底是什么地位?因为过去的食品工业,只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温饱需求。而有了3D打印机之后,我们不仅可以打印雕塑,还可以设计和打印自己喜欢的食物。我希望不久的将来有更多人能成为食品艺术家,尤其是我的孩子可以借助人工、自然、自动化机械三种元素,创造黄色的草莓,我对未来充满期待。”
     
           “我的一位收藏家告诉我,他曾经有一整天没有工作,因为他一直在研究观察我的雕塑所投下的影子。”这是埃尔文克作为雕塑家最欣喜的一刻。毕达哥拉斯说上帝是数学家,从这个意义上说,埃尔文克的数码雕塑艺术,正在使我们接近造物的秘密与狂喜。
  • 加入收藏
  • [ 作者:陈婧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造物的秘密和狂喜2017-04-28
    · 从自拍到自我表达2017-04-28
    · 当安全遇上AI——阿里聚安全算法挑战赛完美收官2017-04-28
    · Criteo报告:跨设备购买成新常态2017-04-27
    · 2017总裁创新峰会上鑫根资本曾强谈:颠覆性技术与大国崛起 粤港澳湾区有可能成为世界的新中心2017-04-26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