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杂志

    2018年05月20日

    第10期 总第484期

    封面文章
    “网银”殊途同归路
    金融服务似乎正在以你想要的方式前行。 相应的,金融的生态及格局也在发生重大变化。技术的推动让金融的数字化转型愈发明显,传统金融机构“离柜率”同互联网银行业务激增形成强烈的对比。[详细]
    精彩推荐
  • 最接地气运营商:这群创业者为墨西哥贫民带去网络!

    时间:2015-02-09 来源:猎云网 作者: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对当今的大部分人来说,想要上网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家中,学校,公司以及其他公共场所,网络无处不在。但是墨西哥的一些小城镇,因为地方小被忽略,平日里想要打电话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好在,还有一个人——Peter Bloom能为那里的人搭建网络。

     

    一个没有网络的小镇

    当墨西哥Oaxaca州的San Juan Yaee还笼罩在云雾中时,来自圣地亚哥的Raúl Hernández正蹲在市议厅的屋顶上打钻。男人们身着防水性超好的雨衣,一起举着一架4米高的设备。设备的四周焊上了四个小圆圈,最终它将由螺丝固定在地上,这样固定起来的设备就可以抵御频频穿越墨西哥Sierra Juárez山脉的风暴了。他们希望这架设备不要一下雨就倒。设备顶部的装置价值9万比索(约6000多美元);这一切,发生在一个依赖自给农业生存的城镇中。

    Yaee地区的铁匠Hernández,刚在几小时前利用了一些金属边角料,焊接起了这架设备,它是该地区首个蜂窝网络的中心设备。加拿大的NuRAN公司提供了两条天线和一个开源基站,耗资9万比索。一旦Hernández安装好设备,同时NuRAN公司连通网络,Yaee地区的500位居民将首次实现从家中打电话,而且费用比墨西哥的其他地区都要低。

    从战略上考虑,墨西哥主要的几个电信商忽略了瓦哈卡州,于是该州借助本地区非盈利性的电信组织Rhizomatica,将自身定位在移动通信上。Rhizomatica的创始人Peter Bloom,正是那几个蹲在市议厅屋顶上的男人之一。这是2014年的3月,是他第三次笑称自己“手动安装手机设备”,过去的一年半中,他将这个项目引入了Sierra Juárez ,也是第一次引入世界。

    到今年年底,Bloom将在Oaxaca整个州内安装超过六个蜂窝网络,总数上达到了九个。随着墨西哥政府授权Rhizomatica,允许该组织使用全国的蜂窝频段,Bloom正缓慢而稳健地将这项“过时的技术”覆盖全镇。

     图1

     

    地方太小,无法盈利

    全世界大约有70亿部手机,但Yaee地区只有几百人拥有手机,因为这个地区没有连网。孩子们把手机充当照相机和MP3,Hernández则和其他成年人一样,把手机带到 Oaxaca的城区使用,但你要知道,Yaee到城区有七个小时的车程。当到达城区,Hernández的手机就可以搜索到大量基站,转而连接到商业网络。等回到Yaee,就又回到了一个没有基站、没有网络的世界里去了。Hernández 每每想在当地打电话时,他就花二十分钟爬到最高的山头上去,希望捕捉到那些遥远的基站发射出来的信号;对电信企业来说,那些地方比起小城镇Yaee,更能取得高额回报。

    图3

    我们早已听过大量振奋人心的故事:由手机解放的可能性,对那些从没接触过固定电话和笔记本的人来说,手机带来了语音通话,手机带来了移动银行,手机带来了一切!Bloom表示,手机“确确实实定义了最普遍的沟通方式,成为了地球上使用人数最多的数字硬件”。但就手机本身而言,Bloom这样解释到,“其实你的手机本身并不能完成任何事情”。的确,只有在网络中,手机才能发挥效用。总的来说,想要盈利的公司不仅仅是提供了网络服务,更是操控了网络服务行业。

    利润来源于用户,如果移动运营商发现用户活动的地点不够集中,那么他们就不会在当地安装基础设施。一些国家会根据经济现实,不记使用服务的人数,合法要求电信公司在乡村地区建立网络服务。墨西哥没有任何相关法律,这就意味着Yaee以及该地区的500位居民毫无吸引到商业供应商的希望。

    更糟糕的是,墨西哥的电信行业很大程度上由Telmex操纵,该公司的董事长Carlos Slim几乎垄断了整个行业的运营。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墨西哥迎来了一次改革的浪潮,在那之后,原先属于国家所有的电信行业转交到了Slim的手中,而后墨西哥人第一次亲历一等价钱三等货的体验,最开始是固定电话,到现在就是手机和网络了。这还是发生在有网络的地区中。2011年,根据国际电信联盟提供的记录显示,网络服务受限以及高昂的费用致使墨西哥手机用户只剩下55%。

    尽管墨西哥国内由Slim掌控的电信服务政策恶名远播,但比起那些力争为乡村提供手机入网的国家来说,实际上还是实现了更多的可能性。全球商业移动运营商们组成了一个团体,名为GSM(全球移动通信系统,支持2G网络的标准技术)协会,该协会指出,在发展中国家的乡村地区仍有十六亿人没有接入移动网。Bloom和他的搭档在Rhizomatica就说过:如果想要造福那些极度需要使用手机的人,能让他们把手机“用起来”,光靠解放硬件,刷新手机低价,是不足以达到这个目的的。更需要做的是解放基础设施和网络本身,而这任重道远。

     图2

     

    技术去中心化

    从一个黑客的角度看,移动通信技术出现在了错误的时间点上。1991年,世界上出现了首个商业网络,刚好在这之后,互联网从学术界诞生了,接着逐渐进入人们的家庭中。随着一个强大开源社区的形成,越来越多的专利和专利设备涌现出来,但蜂窝网络技术仍旧是未解之谜。开源软件开发者,同时还是移动通信研究者的Harald Welte声称,就算放到现在,“人们还是很难占领这块高地”。

    直到2006年左右,eBay上出现了老旧基站,像Welte一样对此感兴趣的黑客们才能一睹2G技术的真容,即便它已过时。仅仅出于求知欲,Welte抢购了几个基站,四年之后,他完成了反向破解,在开源GSM网络上打出了第一通电话,而GSM中使用的开源基站控制器Open BSC则起到了协调网络传输的作用。

    现在,就在真实的世界中,Rhizomatica正极力推广Open BSC 。Bloom说,“我们是最先把该项技术应用到周身环境中的人,我们正在努力的运用它”。当他还住在尼日利亚时,他首次对蜂窝网络产生了兴趣,那时他正和人们一同抗议尼日利亚三角洲地区的石油公司。

    那里的抗议者有手机,但是服务费用高昂,而政治力量更是可以监控他们的通信,甚至心血来潮的关闭网络,这样一来他们相互之间共享信息就十分困难。于是,Bloom决定帮他们建立移动多跳网络,这样手机之间就可以直接建立联系,而不再需要基站和商业网络进行路由。该项技术主要用于灾后救援,如海地震后救援,但是要说日常使用,它并不可靠。现实中持续的数据流量会使网络超载,也就是说,这样往往会使多跳网络崩溃。

     图3

     

    艰难历程

    几年后,Bloom和他现在的妻子搬来墨西哥,他的妻子在Sierra Juárez的社区电台工作。当地居民虽然希望享有商业手机服务,但费用让他们望而却步,所以Bloom开始考虑在这里继续完成他在尼日利亚开启的工程。他决定放弃多跳网路的想法,寻求更可靠的电信技术,最终选定了最强的开源系统:Welte的Open BSC。

    Bloom要做的,就是把软件安装在他从NuRAN和Fairwaves手中买来的基站上,但是请注意,Bloom的专业背景并非编程。所以,当经验丰富的黑客们在背包旅行中偶然穿过了Oaxaca,Bloom就会请他们帮忙,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这些人当中的一个印度人,最后永久性的移居到墨西哥,成为了Rhizomatica 的一份子。如今,Bloom花大量的时间亲自驾车把设备带去像Yaee一样的城镇,一次次的在屋顶上被雨淋湿,他希望有朝一日设备搭好了以后,网络就能连通了。

    城镇预先为Bloom的设备以及安装支付12万比索(8000美元),而商业供应商Movistar在城镇提供类似的服务,费用是前者的6倍。9万比索用以购买硬件,剩余的则算作Rhizomatica的开销以及报酬。网络用户每月只需交纳30比索(约2美元),就可以享受本地通话和短信全包服务,城镇交纳完电费和维修费,剩余的钱款可以留作收益。

    由于墨西哥一家名为 Protokol的公司,在整个Oaxaca地区都提供了互联网接入服务,Rhizomatica才能将网络通话连接引入到镇上,这样一来,用户打到墨西哥城就会非常便宜,对于那些在美国有亲戚的用户来说,打长途也是非常便宜的。网络一旦建立,Yaee地区的居民打电话到美国每分钟只要20分(不到2美分)。要是在镇上打一个类似的公共电话,一分钟则要收15比索(约1美元),对于许多居民来说,成本就太高了。

    尽管如此,Welte表示,商业网络还是比开源网络领先了二十年,Rhizomatica的社区网络感到了独树一帜的压力。Bloom,Hernández以及团队的其他成员必须确保Yaee地区的设备安装在了会议厅的某个窗户上方,这样他们才能把基站的拖线插在墙上的插座上。

    图4

    Yaee地区的停电情况时常发生,尤其是在五月到九月的雨季,一旦停电,蜂窝网络随即失效。直到2014年8月,城镇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才把原先安装在市议厅屋顶的整套设备挪到更高的地方,但是信号能不能到达山腰,Hernández和一大批住在山腰的居民能不能搜到网络,当时没人能证明。

    正是由于这种本质上的不稳定,才使那些已经操办了社区网络的用户感到沮丧。山脉另外一边的Yaviche,在2013年的9月建立了本地网络,乡村医生Abi Martínez Ramos表示,手机服务简直就是紧急救助的福音。但当一个当地人被毒蛇严重咬伤,需要即刻注射抗蛇毒血清时,那个人所能回忆起来的情形却是 “没有信号”。必须有人亲自去找Martínez来进行紧急治疗,听起来简直像回到了古时候一样。

    回到风雨中的Yaee,团队需要耗费两小时才能在屋顶上搭建起设备。即便每个人都浑身湿透,尽了最大努力,但在雨中作业仍然会造成一些严重的问题。连续的三个阴雨天耗尽了太阳能电池板中的电量,所以无法再为中继天线(来自Protokol)供电,Yaee地区的互联网接入服务也因此暂停。没有互联网,Bloom和他的团队就无法建立蜂窝网络。他们计划在不久后回来完成该项工作。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Oaxaca地区越来越多的社区还是表示愿意成为Rhizomatica团队的实验对象,不仅服务价格低廉,而且团队承诺能够完全控制网络,这对当地人来说非常有诱惑力。2013年春天,一个2000人的小镇Talea de Castro自愿成为Rhizomatica的实验对象,Keyla Mesulemeth Ramírez在这里协助运营了社区网络,而在Yaee地区的安装之前,她也在办公室做过进一步调查。四个来自Yalahui的男人听说Bloom就在当地,他们希望和Bloom谈一谈,看看是否能在他们的村庄上安装网络。

    他们种植咖啡豆、甘蔗、玉米和豆类,在下田干活的那段时期,他们厌倦了无法给家里打电话的日子。你忘了带午餐却不能打电话,只是让你有点生气;但是当你遭遇突发状况却求救无门时,那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另外,Yalahui地区的每个人在墨西哥城和美国都有家人,他们希望能够小成本的和亲人打电话。为此,他们已经花了五个小时来和Bloom讨论可行的解决方法。

     

    一个完美的结局

    Mesulemeth向几位造访者坦白了安装的开销以及等待安装的地区,她也明白他们无网可用的痛苦。Mesulemeth对他们说,“以前,手机服务很奢侈,但现在却是必不可少的”。她答应替他们联系Peter,几个小时之后,Peter和这几个人吃了一顿漫长的午餐。Peter又说了一次开销,然后表示会尽快去Yalahui办妥这件事。三个月之后,在一个全新的网络上,几个人都打出了属于自己的那通电话。

  • 加入收藏
  • [ 作者: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 51Talk获2014年度最佳创业公司 网民投票数居首2015-02-09
    · 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MOOC创业港正式启动2015-02-09
    · 创业企业如何避免引狼入室?2015-02-06
    · CIO欲加大网络投资:安全和WLAN成重点2015-02-05
    · APICloud公布面向APP创业的“Time to Market”战略2015-02-05
  • 最新消息
    · 最接地气运营商:这群创业者为墨西哥贫民带去网络!2015-02-09
    · 蜷缩在泡沫里的机器人2015-02-06
    · 日本售鞋顾问告诉你卖鞋也能成女神2015-02-06
    · 余承东:我们还没有完全走出风险期2015-02-06
    · 2015年什么最赚钱?答案还是移动2015-02-05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