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杂志

    2017年09月05/20日

    第17/18期 总第467/468期

    封面文章
    互联网消费金融竞“技”
    你有什么超能力?消费啊! 国人跑步向前的消费能力正在给经济结构带来改变。2016年,消费对GDP的贡献首次超过了投资,去年对GDP的贡献占比是66.4%,且呈现继续走高的趋势。 [详细]
    精彩推荐
  • 美国创业者崩溃记:众筹还未结束,淘宝已售出好几千

    时间:2016-11-02    来源:创事记    作者:50度硅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文/阿尔法虎

      山寨厂商具有特别敏锐的嗅觉,如今他们有了发现潜力爆款产品的新渠道,那就是各种众筹平台。这边产品才刚刚亮相,那边的山寨仿品已经从深圳各个小工厂流水线上下来装车运向四面八方。

      成功的众筹产品都有着差不多相似的路径,失败的众筹则各有各的死法。有些是发起者拿着钱去买了法拉利的“跑路死”;有些是因资金、人员不足,生产时间线拉得太长,迟迟不能发货的“拖延死”;当然更多的是连钱都没有筹齐死在襁褓中的“出身未捷身先死”。在这么多死法中,死得最冤的要属“山寨死”——明明筹到了钱,也准备联系代工厂生产了,结果发现深圳山寨厂商的仿品早就开始卖了,这就是以色列创业者谢尔曼(Sherman)的真实遭遇。

      中国山寨厂商:杀他个措手不及

      谢尔曼花费了一年时间设计了一款带有自拍杆的手机壳 Stikbox ,为了能够获得更多资金进行规模生产,谢尔曼将这款手机壳放在了众筹平台 Kickstarter 上募集资金。为了能吸引用户的支持,他还自己掏钱拍摄了一个专业的宣传视频。

      那时天真的谢尔曼还未感受山寨的恐惧

      就在他的产品 2015 年 12 月刚刚登上 Kickstarter 募资一个星期,谢尔曼居然就在阿里巴巴海外批发平台 AliExpress 上看到了自己设计的自拍杆手机壳。中国的山寨自拍杆手机壳与他设计的一模一样,价格极低,有一些甚至还不到 10 美元,远远低于谢尔曼在众筹网站上设定的 39 欧元(约为 47.41 美元)。

      谢尔曼看到这些仿品,内心是崩溃的

      在仿品铺天盖地出现时,曾经为谢尔曼的创意而慷慨解囊的 Kickstarter 支持者们也开始怨声载道,纷纷要求退款,还有些表示自己已经用上了 iPhone 7,这个适用于 iPhone 6S 的手机壳已经没有用了。

      如果事情发生在几年前,谢尔曼的遭遇无疑会受到硬件行业专家们的同情,然而在今天甚至连他自己也不同情自己。创业公司与外国制造商已经开始接受现实——中国山寨厂商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仿造你的产品。对于企业和创业者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对于山寨产品做好心理准备。

      维权虽正确但无用

      面对神速的中国山寨厂商,谢尔曼不是没有想过要维权的。虽然他还没有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但是他已经花费 20% 的时间在网上追查那些山寨工厂。这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有时候仅仅是确定一间工厂的位置就要花费他 5 天的时间。

      stickbox 已经在中美两国都申请了专利

      事先申请设计专利或实用专利是维权的第一步。这种专利威力强大,苹果之所以在对三星的诉讼中获胜就是依靠设计专利。不过在美国申请这类专利通常需要 12 个月~18 个月的承保期,并要支付平均 2500 美元到 3500 美元的费用。如果没有事先申请专利,等到出现了仿品再马后炮就不那么好使了。

      那些害怕中国合作代工厂从中玩门道的公司可以通过签署“NNN 协议”来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这一协议不允许合作方将知识产权泄露给第三方 (“non-disclosure”),不允许合作方将知识产权另作他用(“non-use”),也不允许合作方向消费者直接出售加工剩余产品(non-circumvention)。

      不过即便采取了这些保护措施,也不能完全避免山寨的损失。当你的产品创意出现在网上时,电脑那端可能有上百个山寨小厂商会第一时间将其照搬到生产线上。你几乎不可能将这些山寨小厂全部揪出来。山寨厂商的信息不会显示在 AliExpress 上,被放出来的信息只有代理它们业务的贸易公司而已。即便费了老大劲找到工厂,你起诉它们花费的钱相比赔偿款可能也是得不偿失。

      山寨,模仿还是致敬?

      谢尔曼所遭遇的是典型的山寨行为,如果你的产品一开始不太有名,只是像 Stikbox 自拍手机壳这样拥有奇思妙想,很容易就会被嗅觉极其敏锐的小工厂拿去山寨。深圳的小工厂们通过众筹网站、亚马逊和淘宝发掘那些羽翼未丰的新产品,弄清楚规格与材料后就开始大量生产一模一样的东西。

      Kickstarter 页面上的展示图已经给山寨厂商指明了方向

      有时候工厂并不会照抄产品最初的设计,比如说以 Hoverboard 为原型的各种两轮平衡车,中国的各个小工厂在原有的基础上稍加改动(偷工减料)进行模仿,又贴上了自己的牌子。中国小工厂们在制造平衡车时很可能会在机身马达、电池、陀螺仪等方面“节约成本”,这也是为什么售价 700 美元左右的滑板,在淘宝上只需要 150 美元左右就能找到类似的替代品。

      这种偷工减料的模仿终于让中国工厂生产的平衡车惹出了大事,在英国和美国都发生了平衡车爆炸燃烧事件。2015 年 12 月 12 日亚马逊强制下架了所有销售平衡车的卖家物品链接,并强制冻结账户资金。在集中生产平衡车的深圳,部分供应商在一夜之间就被亚马逊退走了 6 万英镑(折合人民币接近 60 万元),许多以平衡车为核心业务的中国公司血本无归纷纷倒闭。

      如果你的产品与设计已经名满天下,吸取你的创意灵感、设计亮点的中国厂商就会将模仿一词换成致敬。小米公司深谙其道,致敬了许多外国公司的设计,不过这一点也无损米粉对其的热爱。

      山寨不是原罪,它更像是一种开源

      我们不能简单地将山寨产品等同于伪劣产品。连一直强调要净化淘宝购物环境的马云也为山寨产品辩护过。今年 6 月马云曾经对投资者说道:

      “仿货的质量不逊于同名正品,它们其实和正品来自同一个工厂。”

      深圳的山寨工厂崛起于上世纪 90 年代至 2000 年初,那时候恰逢全球跨国公司外包热潮。大型全球硬件公司不再亲力亲为生产所有产品所需的零件,而是与深圳本地制造商签订外包加工合同,而这些制造商又会将生产任务分发给更小型的零配件加工厂。当这些小工厂联合在一起生产零配件时,他们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制造出与大品牌抗衡的产品,让那些没有钱买正版 Nokia 手机与 iPod 的消费者也可以用上差不多的 Nokla 和 aPod。

      随着人们收入提高以及品牌智能手机变得越来越便宜,人们对于山寨电子产品的热情也逐渐消退。然而这场山寨大生产运动却给参与其中的小厂们留下了一种信息与知识分享的文化传统。在深圳山寨工厂中树立起的这种知识分享文化有些类似于流行于程序员之间的开源文化,就如同不少资深黑客也认为人类的知识产权都应该共享。

      程序员们会免费与他人共享自己的代码以得到不断的改进,在深圳的山寨厂商们看来硬件与产品设计也是可以免费借鉴并且加以改进的。在拥有相同的创意时,商业上的成功主要取决于生产速度与执行力,谁能生产的又快又好就能拿下市场,最初的创意不是决胜因素。

      在世界制造业中心的中国,小工厂被设置在临时建筑里,劳动力又多又便宜,因为有了阿里巴巴这样的电商网站,采购零配件也十分便捷。那些闪光的创意很容易就迅速实体化,变成可销售的商品。

      正品如何对抗山寨仿品?

      现在回头看看谢尔曼发明的自拍杆手机壳,你会发现它被山寨简直是必然的。这款手机壳几乎不存在技术门槛,只要投入材料和人工就能立马复制出来。一个具有一定市场需求的简单产品被山寨是不可避免的命运,想要对抗山寨厂商,要不然就是你有让山寨厂商望而却步、知难而退的杀手锏,要不然就只能同样硬碰硬地拼速度。

      不可复制的操作系统:iPhone 的 iOS 操作系统不可用于其他手机,因此山寨厂商虽然能在外观上极力模仿的惟妙惟肖,但是这也不能吸引荣誉感极高的果粉,毕竟一部 iPhone 外观的手机如果是双卡双待的 Android 系统,还是相当滑稽。况且山寨 iPhone 也不能拿去送女友老婆讨其欢心,送了可能感情就走到终点。

      你敢用这个送女友吗?

      吸引品牌死忠粉丝:Gopro 在运动与摄影爱好者的目标用户中树立了不可动摇的形象,这在相当程度上帮助其对抗来自韩国 LG、中国小米(小蚁运动相机)以及山寨小工厂的模仿跟风。当然市场上还是能找到不少仿冒 Gopro 的运动相机,但忠实用户就是愿意为正品多花钱。比如在中国的各类综艺节目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 Gopro 的身影,为什么节目组不买更便宜的山寨货呢?

      得不偿失的复杂工艺:复杂的工艺犹如一堵加了铁丝网与碎玻璃的高墙,一般的山寨厂商不会费力去翻越。香港的创业公司 Native Union 在自己设计的电话听筒耳机被抄袭后,很快就转换了产品方向,改做用意大利大理石制作智能手机壳,售价 80 美元。

      正品耳机性冷淡的黑色比不过山寨厂商的七彩葫芦娃

      用大理石做手机壳比一般的注塑材料手机壳工艺要复杂得多,普通山寨厂商不可能用进口大理石去造手机壳,因为他们也没想过能将手机壳卖到 80 美元。淘宝上倒是有不少仿造的大理石手机壳设计,不过它们顶多是用硅胶以假乱真。

      淘宝出售的山寨硅胶磨砂大理石花纹手机壳,更多颜色,更多选择

      虽然经历了被山寨,不过谢尔曼从中还是看到了正面的意义——正是因为他没有及时完成手机壳的订单并发货,那些迫不及待的支持者们才会想到去买一个山寨货先行体验,这么看来产品还是颇有吸引力的。

      “Kickstarter 上有不少手机壳的众筹项目,但是只有我们被山寨厂商盯上了。这也许正是说明了我们的产品是值得被模仿的,前人也曾经说过“模仿是最真诚的恭维方式””。

      山寨产品已经让谢尔曼失去了成千上万美元的潜在收入,看来模仿不仅仅是最真诚的恭维,也是最为昂贵的恭维。

      本文作者阿尔法虎,文章首发于今日头条、微信:50度硅-上层精英的早午餐读物。

  • 加入收藏
  • [ 作者:50度硅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 2016MARS创新创业大赛 预赛正式启动2016-11-02
    · 智能制造创新创业大赛华东赛区决赛收官2016-10-31
    · 4677家争雄!岂安科技荣获第五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优秀企2016-10-28
    · 壮阔与波澜:互联网十年创业记2016-10-26
    · 易代账“一键报税”助深广创业家园高效服务2016-10-26
  • 最新消息
    · 美国创业者崩溃记:众筹还未结束,淘宝已售出好几千2016-11-02
    · 解读《黑镜》第三季:社交网络化将带来恐惧?2016-10-28
    · 高德百度口水仗背后 一场入口和未来的战争2016-10-19
    · 现代科技沃土滋养下的数据黑市和网络犯罪2016-10-10
    · 谷歌手机Pixel依然是“附件”命 难逃失败结果2016-10-08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